gfvwz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西門慶之九世劫 txt-一七零 流星錯成西門願,夢是想念的餘震分享-2gggk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0场第1场次——西门大官人经验之谈。
花璟末吹着海风,看着夜空,不觉忘却了尘世的诸多烦恼……直到,一颗流星带着银色的尾巴,在天空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老九,看流星,快许愿!”
花璟末在心里默默告诉他:
“流星不过是宇宙里的一颗颗碎片,经过地球附近时被地球吸引力吸进大气层,这些物体经过地球附近时,由于地球强大的吸引力被吸进大气层,与之产生摩擦火花,形成非常亮眼的光罢了。你还要巴巴地许个愿?可笑不可笑啊?”
“老九,你怎么把一个美好的事物说得如此枯燥无味?反正我许的愿……每次都实现了。”
山魅
“记得,初见李瓶儿是在花子虚的家里。我去找他,拐院子里的月宫门,与一个美女撞了个满怀。她穿了肉色的丝绸裙子,柔柔的,温温的,肉肉的……那个撞出来的手感都美妙绝伦,如果在浪漫多情的氛围里,定让我欲死欲活……她就是花家的主母——李瓶儿。”
“晚上回到家,我的‘手’无比思念她,首次入住书房。月夜辗转难眠,起身独立花园,看星空仰天长叹:如此妙人却没有纳入西门家,是我西门庆无能、无缘、无福啊!”
“恰在这时,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我马上双手合十,虔诚祈愿:上天助我纳得李瓶儿,我愿立地成佛,多做善事!”
“没过多久,花子虚因家族家产纠纷,投入监牢,我又是帮捞人、帮看家,时时刻刻都能见到我的李瓶儿。花子虚出来后,一病呜呼了。我我娶李瓶儿的事提上了日程。”
“虽然我的大婆吴月娘以李瓶儿孝期未满给否决了,让我的李瓶儿嫁给了蒋矬子蒋竹山。但是,好事多磨,终成就一段爱情佳话。我找了两个地痞,使了一些手段,砸了他店,李瓶儿嫌他无能,也赶他出门了。才结束了我们的爱情长跑,吹吹打打迎进了李瓶儿。”
“老九,听听,看是不是流星许的愿望实现了。赶紧许愿,看,又是一个流星划过……”
“不许,偏不许。我命由我,不由天!”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0场第2场次——又见流星。
与花璟末海上,船上,独自看流星雨情景不同的是,双福市森林公园里一隅之地,还有两人在看流星雨。
陈凯听说白世雄失联了,他发动了自己的一些人脉,跑了两天了就是没有消息。他还托付黑道上的朋友,出钱找人,哪怕拿出自己这几年攒的家底子,也要买白月光一家人的平安……
他担心白丽华的境况,想来想去想要约见白丽华,紧张地打了电话,没想到她爽快地答应了。
在赴约之路上,他十分感谢那个恶妇人,给了自己一个鸡蛋开花,立了大功,让自己能有机会见到他的白月光。管它以后结果如何,能见一次就好。
他们约在了森林公园带有荷花池的一隅,陈凯早到一步,手里捧着花,包里提着礼物——巧克力、蛋糕、冰激凌、奶茶……一切让女孩子心情愉悦的零食。
云殇 墨家巨子
他在荷花池上面的观景亭里等着她,想着她若飘然而至,是先浪漫地奉花,还是体贴地递物?
叮叮叮……白月光踩着夜色来了。
他楞在那里了,她的白月光瘦削了一圈,光芒暗淡了一半,心疼的他不敢大声喘气,怕吹飞了她。
鲜花、美食还在长条凳子上,受着冷遇。眼看着自己的主人——陈凯眼里写满了痛,心里装满了疼。
陈凯走过去,把他的白月光搂在怀里,她先是有些许挣扎,慢慢地,累了似地停靠在他的怀里,好有片刻的依靠,就像是在自己的大哥哥怀里……
“丽华,记得《红楼梦》里贾府里的小厮戏称,他们见了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个,都不敢出气。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那个姓林的;气暖了,又吹化了那个姓薛的。”
“我今夜就遇到同样的难题了,这姓林的姓薛的都集中在你姓白的身上了,你有了新名字了,叫——白林薛丽华。我是不敢彻底出气了,怕吹飞了你。”
她噗噗地笑了两下,肩膀抖了两抖,来了说笑的兴致:
“你倒是个会杜撰的人,怕吹飞了我。就不怕搂跑了我?不经允许就搂,都不怕我赏你个大耳光,再跑掉?”
“知道你舍不得打我,我们早已是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妹、战友了。”
她从他的怀里歪着头说:
“对啊,好兄弟,好战友,那就请战友哥哥放开小妹吧!腰都被你搂断了。”
陈凯放开了他,直接悔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说什么不好,偏说了个——兄妹?怎么不说一个“落入臭水沟里的一对苦鸳鸯”?
“鲜花是送给白林薛丽华的吗?还有这一袋子的美食?”
陈凯听到此,赶紧拿起了花,又匆忙放下了,拿起了巧克力拆,急急拆开了巧克力,又想到奶茶要凉了,赶紧递上奶茶……好一阵慌乱!
白丽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手忙脚乱,说:
“谢谢你,陈凯!花递过来我要抱着,我要喝着奶茶,吃巧克力,还有蛋糕!”
“丽华,什么情况?”
“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找不到爸爸的下落,心急如焚,哪有心情吃东西啊!”她一边吃一边说。
“那么……说明有伯父的下落了?”
她心里安稳安定、甜甜美美地吃着一堆女孩子的零食,对陈凯说:
斗 破 苍穹 小說
“找到了 找到了。是璟末找到他的,已经送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陈凯一听到花璟末的名字,心里灰了一大半,怎么又是他,二次救了他,这下他的白月光这辈子、下辈子都归他了。
但是看到白丽华如此开心,他也高兴,他做什么都值了,总之:看着她开开心心地就好!
“陈凯,那个鸡蛋没打出脑震荡吧?”
“有啊!我的脑子现在每天都在地震中,连梦里都在震荡不安。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你,我知道……梦是想念的余震。”
白丽华听到他如此真挚的表白,激动、愉悦,又不安、羞涩,不觉两朵红霞飞上了脸颊。
“丽华,快看!流星……赶紧许愿!”
……
“丽华,你许了什么愿?”
“傻瓜,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丽华……丽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