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mwq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墨桑笔趣-第136章 好好做生意熱推-nkvtm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李桑柔出了柿子巷,往大甜水巷过去。
天黑透了,李桑柔才从大甜水巷出来,径直回了炒米巷。
大常他们刚刚吃过饭。
小陆子四个,两两一对,正打着算盘练对帐,黑马叉着腰,站在两对中间,这边看看,那边看看。
大常正抡着木锤打年糕。
见李桑柔进来,黑马一声老大没喊完,赶紧一手一个,按住就要窜起来的小陆子和窜条,“别动!不许分心!”
李桑柔走过去,这边看看,那边看看,“黑马说得对,专心对帐,一分心就得错。”
黑马顿时得意起来,两只手同时,在四人头上各拍了下,“听到了吧?听到了吧!别分心!”
大常放下木锤,从挂在廊下的褡裢里,拿了封漆封严密的信,递给李桑柔。
“这是早上过来的那个婆子送来的,嘱咐了好几遍,让亲手交给你。”
李桑柔捏了捏信,眉梢微扬,“什么时候送到的?”
“申正前后。”
李桑柔笑意隐隐,一边拖了把椅子过来,坐到灯笼下,拆开信。
大常从屋里端了盏灯出来,又沏了碗茶放到旁边桌子上。
李桑柔将信封里的文章看了一遍,装回去,笑个不停。
那位三奶奶,这份急切!
也是,手握宝刀,要是有机会抽刀出鞘,砍杀一番,多么诱人。
黑马跟着李桑柔哈哈的笑,笑过一阵,凑过去问道:“老大,为啥笑?”
“笑雌老虎。”李桑柔端起杯子抿茶。
“雌老虎?七公子他媳妇?还是十一他媳妇?啧!七公子不让说他媳妇是雌老虎,十一爷也不让说,说他媳妇,就是有一点点厉害,啧!”黑马撇着嘴,啧啧有声。
……………………
隔一天的晚报,葡萄架下还是葡萄架下,可原本翠绿的叶儿红艳的葡萄,翻成了严肃认真的靛蓝黛紫。
葡萄架下的一篇文章,从去年秋闱时论题的破题说起,简明扼要,极有见地。
除了突然变化的葡萄架下,隔一页,还多了一块儿,用翠草红花,鲜亮无比的圈了一圈。
圈里的一篇文章,先是评判各大商号各种胭脂,从最贵的金嵌玉盒到便宜的大路货,真情实感,条理分明。后半段,写的是胭脂怎么用着显娇艳,怎么用着显雅致,等等诸般用胭脂的技巧。半文半白。
潘定江管着朝报,顺便关注晚报,这都是奉了圣谕的。
晚报这份变化,再加上他知道的内情,这事不能不禀报。
正好,朝报上的几篇文章,皇上有交待,潘定江说完了朝报的事儿,呈上了新出的晚报。
“大当家的一回来,这晚报上,就又有了新花样儿,您看,这葡萄架下,还有这个。”
潘定江呈上晚报,将变化后的葡萄架下,和新出来的那份胭脂文章,指给顾瑾看。
顾瑾看着颜色一变,就显得严肃无比的葡萄架下,眉梢就挑了起来,拿过晚报,仔细看过那篇文章,笑道:“这是要走教书育人的路子了?”
“这篇文章,是大当家找到拙荆,拙荆却不过,就写了一篇。”潘定江躬身解释。
顾瑾慢慢噢了一声,再看了看那一圈儿颜色严肃的葡萄叶葡萄珠,“这位大当家,这是要在葡萄架下,演一出娘子训夫。”
潘定江陪着笑。
前天听钱氏说了写这样文章这事儿,他心里就有些不安,指点时艺的文章,毕竟和诗词音韵这些不同,时艺策论,说起来,都是政务,不是女人该碰的。
顾瑾不知道想到什么,笑起来,翻过来,指着翠草红花中间的几个字,问道:“这个怎么讲?”
“你听偶喔,这是杭城土话,就是你听我说。”潘定江忙欠身答话。
这四个字,后面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他刚看到,也是懞头不懂,让小厮拿出去,到马行街问了好些人,才问清楚。
顾瑾眉梢扬起,片刻,失笑出声,手指点着你听偶喔,“你瞧瞧她这份促狭,这份晚报,要是不送到南梁君臣手里,可有点儿辜负了大当家这份苦心了。”
“大当家这份气势难得。”潘定江见顾瑾没有责备他媳妇那篇文章的意思,一颗心放松下来,跟着笑起来。
“是不是气势不一定,这份促狭是一定的,从这葡萄架下,到这你听偶喔。这篇文章是谁写的?”顾瑾一边笑一边摇头。
“臣没能看出来,臣去问问大当家?”
“不用了。”顾瑾拿起晚报,又看了看那篇胭脂文儿。
这文里,一种胭脂这样用显稚嫩,那样用显娇艳,一列就是七八种,种种清楚明白,立时可用,良家女子必定用不着今天稚嫩明天娇艳。
算了,还是别问了。
……………………
李桑柔从合肥城外军营启程回建乐城前,给聂婆子,邹旺和王壮各写了封信,交待了一二三几件事。
三个人你来我往的写了几封信,觉得实在不便当,写信说不清楚,看了各自的位置,约了到淮阳府聂婆子家里聚一聚,好好商量商量大当家交待的几件大事。
邹旺带着大儿子汪大盛,一个小厮一个长随,先到了聂婆子家。
聂婆子受了诰封之后,正好后面一家染坊关门出让,聂婆子就顶下来,往后连起来,这样,前面就能圈出来一大块地方,做了二门。
聂婆子和枣花将邹旺父子让进二门,聂大带着小厮和长随,将马栓在二门里,再拿了草料细料喂上,刚安排好小厮和长随,王壮也到了。
聂大接过马,将王壮让进堂屋,赶紧出来,忙着打点中午的饭菜。
他家里已经典了个四十多岁的婆子使唤,不过现在家里的事多太多了,他还是天天忙的团团转。
堂屋里,聂婆子让着王壮坐下,枣花已经铺开纸笔,把铺子册子,花名册儿都搬到了桌子上。
大妮儿撑着拐杖,忙着研茶沏茶,邹旺的大儿子汪大盛跟在大妮儿后面帮忙,“妮儿妹子,你坐着,你说就行,我来。”
“离中午饭还得一会儿呢,咱们先议议?”聂婆子看了眼屋角的滴漏,和邹旺、王壮笑道。
“先议议!”邹旺和王壮忙点头。
“我先说吧。这是今儿的晚报。”聂婆子在邹旺和王壮面前,各放了一份当天的晚报。
“我看了。”邹旺指着葡萄架下,“这篇文儿,是说怎么写时艺文章的,这我看懂了,可高明在哪儿,我看不大懂。”
“这文章我看不懂。”王壮字儿识的挺多,论学问,几乎没有,时艺这种,他是真看不懂。
“这篇文章说的是破题,拿上一科的题做例子,说理明白,极有见识。”枣花笑道。
“这文章写的咋样,咱不用管。这是有学问的人看的。”聂婆子接过话,“大当家的信里说,葡萄架下换了颜色之后的文章,许提问,许批许评,说是骂也行,都行,让咱们把这事儿告诉出去。
这容易,各个派送铺说一声,挂个牌子,或是送报卖报的时候,顺口交待一声就行。
这提问,批啊评啊什么的,大当家的还说了两件,一是不能超过二十个字,二是,咱不白送,得交钱,一份儿三十个大钱。
这也容易,就一样,这钱,大当家让另外记帐。
这个就有点儿难了,咱得捋一捋,咱们这些派送铺,有哪几家说单独记帐,就能单独记帐的,哪些不能,不能的,咱们该怎么办。”
“你这事儿,跟我这事儿,倒是能两件合一件,我先说说。”邹旺接话道:“我这差使就一句话,大当家让各派送铺每天问清楚当地粮食行各样粮食的价儿,当天递送到建乐城。说是先问粮食,以后还要问其它。”
“那你这事儿,跟我这事儿,难处都一样,那说单独记帐,就能单独记帐的,你这差使也容易,我这里不能的,你那里也难。”聂婆子立刻笑道。
“我这里还有条难处,得懂行,至少粗通。
这粮食价,说起来容易,可真要问起来,光米一样,一甲米到八甲米,早稻晚稻,糯粳籼,区分太多了,麦豆这些也是,区分极多。”邹旺有几分头痛。
聂婆子也皱起了眉,看向瞪着眼听她俩说话的王壮,“王管事也说说。”
“大当家说要开货运,先做小件,一件不超过五斤,盒子是咱们的,大当家说她让人去做,做个五六个,大小不一,东西能装进咱们的盒子,再不超过五斤,就行,价儿都是一个价儿,钱上跟信一样收,这容易。
我这差事儿,送货这车,我能办,有一条难处,得两位大掌柜帮着想想办法。
也在派送铺,这盒子是咱们的,收寄的时候在当面封,送的时候要当面拆,这一封一拆,怎么封怎么拆,才能让人不敢生坏心,也不让人家疑心,还不能太繁琐。
这事儿,得请两位大管事费费心。”王壮的差使简单明了。
“难处都在派送铺。”邹旺一句话总结了。
“这三样活一起下去,派送铺的人手都不够。”枣花说着,欠身拿过派送铺花名册,放到桌子中间。
“一件一件议,一家一家过,总归有办法!”聂婆子端起杯子,连喝了几口茶。
堂屋旁边,汪大盛和大妮儿坐在茶桌旁,一边看着大人们商量,一边压着声音,低低说着话儿。
“你怎么姓汪?”大妮儿看看邹旺,又看看汪大盛。
“我生父姓汪,我跟大妹,二弟,我们仨一个父亲,小弟姓邹。”汪大盛说的很详细。
萌妖当家,扑倒执剑上神! 米瞳
“我懂了。”大妮儿点着头。
“你的脚,还痛不痛啊?”汪大盛上身后仰,看了看大妮儿没有脚的那条腿。
“现在肯定不痛了,当时,我那时候太小,不记得了,不过,阿娘说我那时候差点活不了,那时候,肯定挺痛的。”大妮子将没有脚的腿抬起来,转了转。
“我看着就替你痛。”汪大盛吸了口气。
“现在不痛了啊。”大妮子想笑,赶紧捂住嘴。
“哎,你的字,写的真好看。”汪大盛转了话题。
“我临的是我阿娘的字,我阿娘的字写的更好看。
不过我现在开始临高翰林的字了,是大当家给我的,高翰林的字写的可好看了,阿娘说跟我的字是一个路子。”大妮儿听汪大盛夸她的字写得好,很开心。
“我就写不好字,我那字,难看得很。
从前上学的时候,一交作业,就被先生打手板子,先生说我的字,像鸡爪子挠出来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我太婆就说我娘:就怪你,我说别让他啃鸡头鸡爪子,你非给他,你看看,写不好字儿了吧!”汪大盛压着声音,学他太婆。
大妮儿捂着嘴儿笑,“我不喜欢吃鸡头,怪脏的,我喜欢吃鸡爪,我家的鸡爪,都是我吃的,我的字也没像鸡爪子挠的。你现在不上学了?”
“上。我大让我半年在家上学,半年跟着他见人学做事儿,我喜欢跟我大出来,不喜欢上学,我不是上学的料,写字头痛,念书也头痛。”
純情 大 明星
“我喜欢上学。可我没上过学,从前没钱,后来,又忙的不得了。”大妮子看起来很遗憾。
“上学有什么好?先生动不动就打手板子。”
“那是你,我要是上学,肯定不会挨打。”大妮儿又笑起来。
“那倒是,你没上过学,字儿写的这么好,学问也这么好……”
“妮儿呢,你俩干啥呢,再沏壶茶。”聂婆子的话,打断了两个人的嘀嘀咕咕。
“我来我来!”汪大盛跳起来,跑过去拿壶沏茶。
……………………
钱三奶奶的时艺指导,一口气写了七八篇儿。
聂婆子和邹旺、王壮三人,商量了一天半,各分东西,分片儿跑了十来天。
头一批三十个大钱二十个字儿的提问点评,以及异议,一大清早,送进了建乐城总号。
头一批不多,二十二三份,请教居多,几份异议,点评没有。
李桑柔慢慢悠悠的看了一遍,装进一只大信封,盖上封漆,让窜条送到潘府,交给钱三奶奶。
钱三奶奶的回复,当天就回来了。
李桑柔从婆子手里接过厚实无比的大信封,看着婆子退进院子,就忍不住笑出来。
这位三奶奶,可真是斗志昂扬啊。
隔一天,那二十来份提问和异议以及回复,单独一份,和头一份各地粮价一起,随同当天的晚报,发送到各个派送铺。
那些回复和答复集锦,以及粮价随在晚报后面,却要另加钱,一份集锦五十个大钱,一份粮价五十个大钱。
可以只要晚报,或是要一份晚报搭一份集锦或是粮价,或是各搭一份,都行,但不能只买集锦或粮价,这两样,不单卖!
这就有些复杂了,聂婆子和邹旺两个,带着新挑出来的几个小管事儿,盯着各个派送铺搭配售卖,小错儿不怕,可不能出大错。
那份粮价出来头一天,就递到了顾瑾手上。
顾瑾细细看过一遍,吩咐给几位相公送过去,垂眼抿了半杯茶,吩咐清风去请李桑柔。
李桑柔就在铺子里,过来的很快。
李桑柔跟着清风,进了殿门,离顾瑾还有十几二十步,顾瑾就笑道:“不必拘礼,还和从前一样吧。”
“世子说过,大礼不能错了。”李桑柔笑应了,曲膝跪下,俯身见礼。
“起来起来。”顾瑾笑起来,“你不习惯这些繁琐礼数,我也不习惯看你这样拘于俗礼,就算是世子的话,也不必理会。坐吧。”
李桑柔欠身谢了,坐到榻前锦凳上。
清风亲自捧了茶送过来,笑道:“如意说,大当家爱喝清茶,小的刚开始学着沏清茶,大当家的尝尝味儿对不对。”
“多谢。”李桑柔欠身谢过。
“前天收到世子的密折,问你怎么样,忙什么呢。要是得空儿,还是你给他写封信吧。”顾瑾看着李桑柔笑道。
“前些天写过一封信,托到潘二爷那里,潘二爷没敢答应,说得往上头请示下。当时就有些后悔。如今正是非常时候,实在不该再给大家诸乱。”李桑柔欠身笑道。
“世子大军还在合肥城外,你自家顺风就能递送,何必托到潘定山手上。”顾瑾扬眉笑道。
李桑柔像是怔了下,随即笑起来,“是我想得多了。”
“大当家不必过于谨慎,大军的动向,都是看得到的。
只要大当家这信,不是在大军到之前就等在那里,就没什么大事,几十万大军的行踪,哪是能瞒得住的?”
顾瑾说着话,伸手在榻几上没摸到,才想起来那份粮价已经送去给几位相公了,缩回手笑道:“请大当家过来,是想问问今天晚报附带的那份粮价,大当家有什么打算?”
劍 徒 之 路
“嗯?没什么打算。从合肥回来的时候,沿途查看各处派送铺,看到订晚报朝报的,商户人家极少,我就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商户人家也来看来订晚报朝报。
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这个法子,顺风在各县都有派送铺,打听当地粮价等等,不费多少力气,可每个县都汇集起来,就很难得了。
每天能看到前一天,最多前两天三天的各地粮价,以后还会有各样物价,对做生意,肯定大为有利,他们肯定愿意为了这份价目,订一份晚报。”李桑柔微笑答话。
顾瑾失笑,“确实如此,商人逐利,低买高卖,有了你这份物价罗列,某地某物价钱高了,必定有商人追着这利,运送过去。这对平抑各地物价,极为有利。
这份价目单子,能不能放到朝报这边?
最近,朝报有些无趣,朝报也是大当家家的,大当家也该替朝报想一想。”
“好,是。”李桑柔干脆笑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