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buc精彩都市异能 《漫威有間酒館》-第一百一十七章 混亂的瀞靈廷-97wgs

漫威有間酒館
小說推薦漫威有間酒館漫威有间酒馆
尸魂界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几乎在黑崎一护带着人入侵瀞灵廷之后,护庭十三队就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尤其是在蓝染装死之后,瀞灵廷可以算是沸腾了,之后就是更木剑八和况天佑的战斗,再往后就是三个入侵者狂飙灵压,让瀞灵廷的目光几乎被这些人给吸引住了,或许是因为如此蓝染也没有太过于在意旅祸,让市丸银和东仙要按照他的剧本搞事情,只可惜东仙要自己却被杀生丸给打成重伤,进了四番队。
狱校逃亡 林唯溪
“明天就是处刑日,旅祸的目标就是朽木露琪亚,所以明天所有队长按时抵达双殛之丘。”总队长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怒容,毕竟蓝染已经死了(在他看来),更木剑八和东仙要还在四番队躺着,涅茧利虽然还站在这里,但之前也已经被杀了一次,一切的一切都说明那些旅祸得到实力很强。
“是!”所有人立刻回应,总队长生气的时候,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是浮竹十四郎也没有办法给自己的部下求情,毕竟一切已经变了。
所有人转身离开了大殿,浮竹十四郎和京乐春水两个人走在一起,比起那些因为规则无法求情,或者是不爱管闲事的人,他们显得稍微有一些温情,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是总队长弟子的缘故,总之他们已经决定不管怎么说都要阻止这种荒唐的处刑,毕竟那些家伙的做法,这一次稍微有些过了,让他们微微有些不爽,毕竟不管怎么说朽木露琪亚也是浮竹十四郎的部下,连问都不问就想要处死刑,老好人要生气了。
“真的要那么做么?老头子可能会愤怒啊。”离开一番队范围之后,京乐春水再一次问道。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部下,死于这样的命令吧”浮竹十四郎淡笑一声,说道:“不过你其实也用陪我冒险的”
“谁让我们是朋友呢,而且其实我们只需要牵制一下老头子就就行了。”京乐春水压了压头上的帽子,说道:“那些入侵者也是很厉害的。”
“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要不是她也跟着过来了,我都不敢轻举妄动。”浮竹十四郎叹了口气。
“大概是大小姐的秘密吧,我之前问过了,也没有和我说,真是小气呢,这位大小姐。”京乐春水耸耸肩,说道。
“闯入中央四十六室带走犯人,这一次又带着人入侵瀞灵廷,她不就是那样的性格么?!!!”浮竹十四郎轻笑一声,想起那个不太像贵族的四枫院家族的公主。
两个人随意的聊着天,因为都是队长根本不同担心被人偷听的问题,除非是总队长亲自出手,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担心其余人偷听到他们的对话,当然具体的行动计划之类的情况,肯定不是要在路上谈的,因此来到两个人来到浮竹十四郎的家里,喝着美酒商量着具体的操作方式。双殛是用来处死朽木露琪亚的刑具,由一把长矛和一个磔架组成。矛解放之后的姿态为名叫『毁鷇王』的巨鸟,据说有一百万把斩魄刀的破坏能力。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这玩意封印起来。
与此同时,十番队这边的人在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后,终于想起自家后院还关着两个副队长,结果等他们跑过来的时候,发现两个人都已经不见了,立刻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日番谷冬狮郎和松本乱菊,冬狮郎听后立刻就炸了,他本来就很担心雏森桃,一听到对方使用鬼道炸开了监狱逃走了,顿时来到了监狱,并发现了吉良伊鹤的牢门是从外面破坏的,而且时间可能会比雏森桃还要早一些。
“我不是安排专人看守么?人呢?!!!”冬狮郎有些生气的说道。
“队~~~队长,他在雏森桃副队长离开监狱的时候,被鬼道波及到了,已经送到四番队了。”一个人低着头,有些不敢看自己的队长。
冬狮郎听后皱了皱眉,他很想说雏森桃不是这样的人,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雏森桃的确是自己逃出去的,至于吉良伊鹤是因为监狱的位置不一样,所以到雏森桃离开监狱,都没有人发现。不过他现在已经对市丸银产生了怀疑,因为很有可能是对方趁着解救自家副队长的同时,对雏森桃说了什么,要不然雏森桃也不会那么做。
“你处理这里的事情,我去找一个人。”冬狮郎留下一句,使用瞬步消失了。
松本乱菊根本来不及阻止自己的队长,只好吩咐其他人收拾一下这边得事情,自己也跟着冬狮郎的灵压走了,因为她觉得冬狮郎肯定是瞒着自己一些事情,而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和市丸银有关,要不然冬狮郎也不会刻意撇开自己,她内心不相信市丸银会有问题,但也相信自己的队长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所以带着纠结的心情快速前进。
冬狮郎这边一路用瞬步来到了三番队的附近,刚好就看到带着吉良伊鹤的市丸银,大摇大摆的走着,仿佛就瞪着他。这就让他感觉有些不妙,他皱着眉盯着市丸银,企图从对方身上看到什么。
“啊咧咧,日番谷队长,你这是要干什么?”市丸银似笑非笑的看着冬狮郎。
“是你吧,将吉良伊鹤从监狱里面带走的。”冬狮郎冷漠的说道。
“那是当然咯,他毕竟是我的副队长,保护我不被其他人偷袭,可是他分内的事情呢,关上一天已经足够了。”市丸银保持着假笑的脸,说道。
“那么雏森···”冬狮郎刚要询问有关雏森桃的情况,就看到雏森桃从外面瞬步过来,他以为对反是找市丸银复仇的,因此立刻喊道:“桃子,小心一些,你不是······”
日番谷冬狮郎的话又一次止住了,他脸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雏森桃面带泪痕,眼中是可以让人融化的仇恨之光,她将手中的斩魂刀指向日番谷冬狮郎,那个一直以来都默默地保护她的额少年。此刻冬狮郎已经完全愣住了,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怔怔的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好友,有些不敢相信对方居然将剑刃对向他。
“为什么?!!!”雏森桃脸上因为仇恨而扭曲,她双眼蓄满了泪水,她向他怒吼:“为什么要杀死蓝染队长!!!”
“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冬狮郎有些懵逼,随即他抬头看着市丸银,绝对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只可惜市丸银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而雏森桃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嘴里呢喃着蓝染队长几个字,疯狂的向冬狮郎攻击。冬狮郎还能怎么办?终究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啊,他只能避开对方的攻击,而在就这个时候市丸银突然出手偷袭,神枪飞快暴长就要刺穿雏森桃的后背,却被另一把斩魂刀给挡住了,是松本乱菊她用自己的斩魂刀十分勉强的挡住了市丸银的攻击。
“银!”她抬起头,看着远处的男人。
“啊啦,我只是看她在攻击一个队长,在瀞灵廷这可是死罪啊。”市丸银脸上的假笑收敛了一些。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松本乱菊悲愤交加。
“没什么,我该走了。”市丸银不想继续和松本乱菊纠缠,转身就离开了。
松本乱菊看到之后想要阻拦,却被三番队的副队长吉良伊鹤给挡住了。市丸银是他的队长,而且虽然各种小动作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队长到底在想什么,但既然还是三番队的队长,他就得继续维护队长的威严,其中就包括如果别人向队长拔刀相向的情况,上次对上雏森桃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无关正义与否,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吉良伊鹤拦住了松本乱菊,但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队长,冬狮郎直接用瞬步躲过雏森桃,追着市丸银去了。他不想伤害雏森桃,当然也不想被对方伤害,因此他需要找市丸银,将一切情况问清楚,他虽然成为队长的年份有些短,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透露出某种阴谋,而这个阴谋还让他的朋友也算计上了,他绝对不原谅幕后黑手!
就这样市丸银在前面‘逃’,冬狮郎在后面追,而雏森桃则满脸愤恨的追着冬狮郎,最终大概过了十几个分钟的时间,冬狮郎发现市丸银居然直接进入了中央四十六室,要知道这里可是非传唤不得入内的地方,而市丸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加上这里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冬狮郎知道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峻。这不,冬狮郎再三确认了一下之后,推开门进去除了一地的尸体之外,还看到了一个让人十分惊讶的存在。
“蓝染?!!!”冬狮郎抓住背后的斩魂刀,冷声问道:“原来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抱歉,蓝染队长,他追的太紧了。”市丸银这么说着,但似乎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
“没事,反正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也不用继续装下去了。”蓝染根本不在意多一个冬狮郎,蓝染的计划是依靠拥有完全随眠能力的斩魂刀,但他的野心可不是依靠斩魂刀的,依靠的则是自己的头脑以及强大的实力。
而在这个时候雏森桃也跟着跑进了中央四十六室,看到蓝染还活着,她没有意思怀疑,直接越过想要阻拦的冬狮郎,抱住了面无表情的蓝染,不停地诉苦,只可惜蓝染已经完全不需要眼前的这个女人,哪怕对方到现在为止都愿意相信,于是他一刀刺穿了雏森桃,并将对方的身体仿佛丢垃圾一般,随手对在一旁。
“蓝染!!!”冬狮郎看到这一幕,直接怒了:“卍解——大红莲冰轮丸”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随着冬狮郎的卍解,他身边出现了大范围的寒气,这些寒气凝聚成一只冰龙,其巨大冰翼从持刀手腕延伸出去、背部还有形如三片巨大花瓣的冰结晶浮现,这就是属于冬狮郎的卍解,也是他这么年轻就成为队长的原因。他使用了卍解之后,立刻向蓝染攻击,强大的寒气加上十分厉害的剑技,让蓝染也不得不为之侧目,当然,也只是这样而已。
“日番谷冬狮郎队长,你虽然是一个天才少年,但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只凭借一个没有完成的卍解,你以为你能够赢得了我么?”蓝染假模假样的和对方战斗了一会,突然说道:“你甚至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什~~~~”冬狮郎刚准备说话,强烈的疼痛瞬间袭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道从肩膀道腹部的伤口正在喷洒热血,他只来得及用寒气封住伤口,有些僵硬的回头,发现刚刚被自己的寒气控制的蓝,此刻却出现在他后面,十分潇洒的甩掉斩魂刀上面的血,缓缓入鞘。
“虽然都是队长,但队长和队长之间也是有差距的,我本以为你这样的天才,应该会知道这些。”市丸银有些嘲讽的说道。
“银,杀了他吧!”蓝染看了一眼市丸银,说道:“这一次可不能出错啊。”
市丸银十分无辜的耸了耸肩,让后刚准备用神枪刺死冬狮郎,却看到四番队的卯之花烈驾驭着自己的魔鬼鱼从天而降,就知道冬狮郎是无法杀死,一个瞬步离开魔鬼鱼降落的地方,来到蓝染身边站好,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真是不幸啊,蓝染队长。”他说道。
“你果然没有死,蓝染队长,不,尸魂界的罪人蓝染忽右介!”卯之花烈看了看已经重伤昏迷的冬狮郎,抬头对蓝染说道:“我在面对你的尸体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有些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斩魂刀镜花水月能力是完全随眠,只要看到一次镜花水月的始解,从那瞬间起就会被完全催眠,之后每当镜花水月解放的时候就会陷入完全催眠,就算知道自己被催眠也没有办法逃掉。”蓝染十分大度的将自己的斩魂刀特点给说了出来。
“这就是你不断地释放斩魂刀的原因吗?”卯之花烈想起蓝染经常在真央灵术院,让那些队长和学生们观看自己的始解,显然这一切是早有预谋,而不是临时起意,当然还有一件事情让她十分在意:“这么说东仙要一直都是你的人?”
“没错,一直以来没有看到过我斩魂刀始解的东仙要,就是我的人,他希望向尸魂界复仇,我答应了。”蓝染笑了笑,随后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似乎该走了。”
话音刚落,还不等卯之花烈阻止,市丸银使用了千反白蛇,一种旋转很长的白布,包裹住自己和特定目标,跳跃到之前设定空间的特殊的鬼道,带着蓝染消失了,卯之花烈有心去追,但现场还有两个重伤的人,如果立刻进行治疗,不管事雏森桃也好,冬狮郎也好,都有可能死在这里。她叹了口气,将两个人带上魔鬼鱼上面,转身飞向了四番队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