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5p6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笔趣-第832章 功德 (二合一章)閲讀-m7pqz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在文圣公府不远,鸿门台上,刚刚才结束了一堂课业。
学子们在将夫子洪辟恭送离开后,才发出一阵阵热烈的讨论声。
此时这里的人,比之往日更要拥挤。
如今想要在这鸿门台上占得一席之地,聆听文圣公讲课授业,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人没有一点名声、本事,休想占得座位。
若非鸿门台有规矩,任何人一个月内只能来这里听上一次,恐怕这里的座位,也要尽被权贵所把持。
自从数月之前,文圣公与洪玄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一战,令整个天下形势都为之一变。
虽然最后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
没有几个人能看到造化道人投影的存在。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一战之中,始终是洪辟与洪玄机。
洪玄机虽然成就了人仙,震惊世人。
但文圣公在那夜三步入雷池,登临人仙,以绝世神通,暴打洪玄机,令其毫无还手之力,却是众人所目睹。
虽然最后洪玄机安然而回,还加官晋爵。
但究竟谁胜谁负,天下人都已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洪玄机,少有人敢宣之于口。
毕竟其不仅是当朝太保,三公之一,更是当世唯二的人仙之一。
完美 無缺 金剛 圈
文圣公能暴打洪玄机,不代表他好欺,只不过是文圣公太强。
自此一战,文圣公已坐实了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一位天下第一人,亲身授业讲道,毫不藏私,不限门户,人人可来,哪里能不令人趋之若鹜?
再加上儒门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千先天,七十二位堪比大宗师的贤人,六位堪比武圣、鬼仙的儒门六首。
这可都是文圣公教授出来的。
这些人,得文圣公授业,最多也不过十年,却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成就。
简直能令人疯狂。
乡村怪谈
这些疯狂的人,没有把鸿门台给挤烂,已经是难得了。
“学生洪易,想求见夫子。”
洪易挤开拥挤的人群,追上了一个一身素衣松散不整,两眼茫然无神、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青年。
这个看似梦游一般的无神青年,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因为他正是新晋的儒门六首之一,名为列御寇。
现在的鸿门台,文圣公虽然仍是每日开讲,时间却没有以前那么长。
異 界 之 極品 奶 爸
而且只是将课讲完便离去。
末日类红警
剩下的时间,便由这些已经被文圣公收为入室弟子的亲传为学子们轮流解惑。
今日正是轮到这列御寇当值。
儒门六首,每一个都是武圣、雷劫鬼仙一流的人物。
最为人所知的,当属那夜谈笑间尽败三大圣女的诗剑双绝李太白。
其次便是人未现,弹琴退太上道圣女的琴中圣手伶伦。
和百里之外,一箭重伤洪玄机身边的武圣吴大管家的百里箭圣飞卫。
传闻之中,这三人在此之前,都是游戏人间,无人知晓。
只有李太白曾于南方,因其诗才风流,被那里的权贵所知。
琴圣伶伦只是玉京城中,散花楼里的一名乐师。
箭圣飞卫也只是边军之中一小卒。
其余三位,虽然没有在那一战中展露锋芒,但事后也被人找了出来。
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数千儒门学子,与文圣公一齐汇聚浩然正气,令得天显异象,万古未有。
便是三千先天都被一一找了出来,何况六首?
其中一位,名为颜清臣,只是偏远州县之中的一个教书先生,听说写得一手好字,有笔落风雨惊,书成鬼神泣之威,被人尊为书圣。
还有一位,便是眼前这位列御寇,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只知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多年来,一直云游天下,闲云野鹤沉溺于山水之间。
但经过几次鸿门台解惑之后,却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最后一位名为姬旦,此前是皇家藏书之所,天录院麒麟阁的一名小吏。
此人最一直在玉京城中,也是唯一一位有官身之人。
却也是最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强在何处。
但了解之人,也都清楚,儒门之中,除去文圣公夫子外,便连六首之中其余几位,见他这位也是敬重有加。
他也是六首之中,唯一一位得乾帝亲自来请入朝中,封了高位,官居三品,位列宰辅,常伴君王,佐理朝政。
真真正正的一步登天!
因为要常伴君王,佐理政事,也最少出现在鸿门台。
洪易心中念头电闪,回忆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不敢对眼前的青年有半点小瞧。
“你是洪易吧。”
列御寇像被吵醒一样,半睁着惺松茫然的双眼,竟然认得洪易,而且见他来寻自己,也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洪易讶异道:“列师兄认得学生?”
如今儒门已正名,正式收录弟子。
门下皆以师兄弟相称。
幽冥崛起 小十六
来听学的学子,也不管有没有被收录门墙,也皆以儒门弟子自居。
哪知列御寇又半合上双眼:“不认得。”
洪易:“……”
列御寇温吞吞道:“是夫子早有吩咐,说你今日会来求见。”
洪易闻言,又惊又喜。
“夫子果然学通天人,竟能知前事!”
列御寇又摇摇头:“你不必高兴,夫子最近道业有所得,要闭关参悟,没功夫见你,要我嘱咐你:科考在即,莫要胡思乱想,好生读书。”
“这是夫子原话,我已带到,你去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洪易,转过身,一步三晃,慢悠悠地离开了。
洪易还愣在原地。
“……”
他原本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来求见。
也想过很多可能,可唯独没有想到,只得了这样的结果。
一切的因由,都是数月前那一战。
确切地说,是这位文圣公和他父亲洪玄机一战中,所说过的那些话。
他听得一清二楚,别人也听得清楚。
不仅是他,如今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猜测文圣公与武温侯之间的关系。
从很久之前,人们就知道这两人很不对付。
末世之神级系统 网络的王者
洪玄机还好说,虽是大乾中流砥住,可也树敌无数。
但那位文圣公却向来与人为善。
除了那几个千年世家、几大道门,因正统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恒州方家那位神童一般心存妒意之人,才会与他为敌。
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也从来不会对谁恶言怒目相向。
除了洪玄机。
自从那一战中,洪玄机说过的几句话,文圣公的反应,都让天下人有了些猜测。
只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人为此事做出回应。
也无人能确定,更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洪易,犹豫了数月,今日才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求见夫子,确认心中所想。
“难道大兄真的没有死……”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大兄没有死,又怎会是夫子……”
罪孽街头 封旗印轩
离开文圣公府,洪易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心中不住地想着这些念头。
那夜,他也在场,亲耳听到那些话语。
若说谁最能了解其中内情,非他莫属。
不谈别的,那位文圣公所行所为,简直是他朝思暮想,想要做的事情。
除了那张脸,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多想将那位所谓的父亲,洪玄机给暴打一顿,再质问他一番。
可他没有文圣公的无敌力量,绝世风姿。
至少暂时没有。
也正是因为文圣公太过强大,洪易才不敢确认。
他会是自己那位早已葬身狼腹的大兄。
“罢了,既然这位夫子给自己留了话,想来是早有成算,我再纠缠也没有意思,”
“便静下心来,读书参悟学问,以待大考,”
“等我高中,获得封赏,再为朝廷立下大功,自然能为娘亲、大兄正名,也能堂堂正正,站到那文圣公和洪玄机面前,亲口问他们。”
洪易不愧非凡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静下了心神。
回头看了一眼文圣公府,大步离去。
文圣公府中。
洪辟看着洪易离去,重重阻隔,也挡不住他的目光。
笑了笑,便收回目光。
洪易是他降生此世的胞弟,也是此世的纪元之子。
他自然不会让这位纪元之子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原有的成就,相反,他要让洪易走得更元,成就更高。
若是洪辟这些日子参悟那一战所得,没有错谬。
恐怕此世古往今来,所有阳神、粉碎真空的人仙,路都走错了。
即便是汇聚了无数纪元气远的纪元之子洪易,到最后也不可能登临彼岸,超脱此界。
最终与此界宇宙,融为一体,成为此界唯一的可能更大。
虽然那等成就,已经是不可想象,威能或许已不弱于大觉金仙。
可终究是被困于牢笼之中,再不得出脱。
毒公子抢亲 下
这些明悟,都是在那一战中所得。
他凭着多年的浓厚积累,一步登天,借雷霆与洪玄机之力,打开体内九百大窍,登临人仙巅峰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
凭他当时的积累、推衍,九百大窍并非极限。
只是自九百个大穴窍大开,他便感觉到自己打开了某扇门户,或者说是某种通道。
天玄霸皇
与这个世界,与这个宇宙有了某种联系。
虽然这种联系会让他获得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但真性之中,般若观照的神通,让他得以感应到一丝不妥,强行中止了这个过程。
到后来造化道人于现世投影,以力量相诱,让他感受到了千变万化、血肉聚变之上,粉碎真空的一丝境界。
那种感受就更明显了。
真是真实,空是虚幻。
粉碎真空,便是打破真实与虚纪的界限。
大千世界,鸿蒙宇宙,皆可一拳而破灭。
即便是虚幻无凭的概念,也能粉碎。
可粉碎真空之后,无论血肉灵魂,都要和世界、宇宙连接。
宇宙不灭,“我”就不灭。
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厉害得很。
可再想超脱,除非真的破灭,打破这个牢笼。
但这个时候,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
宇宙破灭,“我”又岂能不灭?
这是一条死路!
阳神也是另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
人仙是以肉身的力量,粉碎虚空。
阳神是以神魂的力量,寄托虚空。
都一样是融入世界宇宙之中。
本尊之前经历的世界,有过的感悟,一点都没有错。
无论是哪个世界,想要依靠力量,打破世界本身的桎梏,超脱而出,都是不可能的。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逆天法。
也不需要逆天。
而真正能超脱的方法……
洪辟看了眼自己身周悬浮的儒门六圣器。
现在,应该是功德圣器才对。
真正超脱之法,就在这功德圣器上。
对于这点,本尊在以前就有过明悟。
如今,只是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功德,天地的功德。
是唯一的超脱之道。
所谓的功德,不是天地要求你做什么,你完成了才给你的奖励。
天道至公,没有人心的复杂。
天地运转,只依大道而行。
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放在“天”上面,简直是可笑之至。
功德,只是一方天地产生了某种积极的变化,得到了某种提升,而诞生的一种天地本源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天地本源,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的起始,一切的起因。
而触发了这种变化的根由,会自发地吸引这种力量,得到这种力量的加持,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似是天地的嘉奖,其实是一种必然。
说是功德,其实更是一种造化之力。
本尊因为灰幕,而苦苦追寻的“造化”的根源,很可能就是这种天地本源、万物之母。
也唯功德,唯有造化,才是超脱的唯一大道。
换句话说,想要超脱一界,只有一条路。
带着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一起升华、一起超脱。
顺天,而非逆天。
想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追求个人的力量艰难不知道多少倍。
这也是古往今,没有人能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太过匪夷所思。
若是按照原本的道路,作为纪元之子的洪易,确实是最接近了终点的人。
他许下人人如龙的大愿,若是能实现,必然能与世界一起升华,最终超脱。
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所谓人人如龙的大愿,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哪怕他创下大道,让世间人人都可以修炼。
也不过是增加了修炼的人数罢了。
更何况,便连这一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是洪辟已经悟出了这个秘密,他也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
唯一的方式,就是取巧。
在堪破太乙、甚至金仙之境时,借助本尊之力,直接打破此方世界的桎梏。
令此界之人,打破界限,得以升华。
日积月累,自然能令此世举界飞升。
洪辟摇摇头。
这终究是取巧之法。
由此可见,困守一方天地之中,若无不可思议的机缘,想要打破界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洪辟暂且放下念头。
回过神来,参悟六件功德圣器。
这六件圣器,是他抛开桎梏的前提下,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
原本这六件圣器,虽有不可思议之力。
但其本质却有限。
得到了功德之力加持,却有了成为神器之王的潜质。
是护道圣器,洪辟不得不重。
只是要将之提升为神器之王,还是少了些契机。
这些契机,还需要他那个兄弟,为他寻找出来。
……
刚刚回到武温侯府的洪易,并不知道自己寻找兄弟未果,反而还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
他正因为一个邀请而陷入两难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