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五十七章:九絕散讀書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华懿循着声音看过去,朝着她们过来的大约有十几人,看轻功应俱是武功不凡,而其中一个朗目疏眉的少年更是俊俏非常,穿着也是与别人不同。
大部分的人从衣着华懿就认出来了,是苏执手下的暗卫团,唯有那个少年有些眼生。
很快那少年跑到了两人的面前,华懿本能要上前挡住,随即她的胳膊却是被沈落轻轻握了握,示意她退避。
华懿便让开,听那少年关切道:“师姐!你没事吧?”
沈落摇摇头,未及说话,华懿一见她摇头,立马忍不住道:“王妃中毒了!”
这时,苏执的暗卫们也到了跟前,他们紧紧盯着沈落,将沈落好一番打量,一个个眼神中的慎重,比起顾临晏也是不遑多让。
大概是苏执下了令让他们保护沈落,若是沈落出了一点问题,他们也活不下去。
“中毒?!”
暗卫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神色被顾临晏这一声疑问吓得又紧绷了起来,一个个紧张兮兮地看着沈落。
沈落扫一眼众人:“无碍,我的人在这儿,你们远些跟着便是。”
‘我的人’指的自然是顾临晏。
虽是仙子楼是顾临晏开的,但如今一应的打理由茯苓负责,顾临晏很少露面,而暗卫们本就是为了保护苏执和沈落的安危,不曾专注于打听消息,他们对顾临晏的身份不加怀疑也并不奇怪。
果然,沈落这样一说,暗卫们只是看了顾临晏一眼,随即应声退下,隐没在附近悄悄跟着。
华懿还是跟在沈落的身边,顾临晏看了华懿几眼,见沈落不说什么,他便也不做声。
“你怎么会来……”沈落边走边道,话中语气像是在问,又好像早已知道了答案,只是随口一念。
顾临晏没听沈落的话,只是问她:“你的毒真的不要紧吗?”
脚下步子一顿,沈落朝着华懿看一眼,华懿会意走近些:“王妃……”
“你有力气背着我吗?”
顾临晏方要说话,华懿抢在他前头点点头道:“有!”
见沈落点点头,丝毫不看自己,顾临晏的唇几番无声阖动,终究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华懿背起了沈落。
沈落身形瘦弱,加之为了轻功的精益,她比常人要轻上几分,华懿背着倒也不费劲,只是她身上先前被那几个人伤了,虽不致命,但到底流了许多血,略有些气血不足。
不过华懿一声未吭,就这样背着沈落走。
沈落到了华懿的背上,这才偏头朝着走在后头的顾临晏道:“中了一点久绝散罢了。”
“九绝散!?”顾临晏与华懿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惊呼,华懿虽是稳稳背着沈落,但此刻听了‘九绝散’三个字,仍是猛然停了步子。
顾临晏随即道:“这可是见血封喉的……”
话说到这里,顾临晏自己停下了,华懿也是静默不语。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討論-第二百五十七章:九絕散看書
九绝散是当世剧毒,见血封喉,与鹤顶红此类毒药不同的是,九绝散只适合于抹在刀剑等利器上,如此划伤皮肤,顷刻便能使人丧命。
但若是像鹤顶红一样倒在酒水中,或是下在饭菜里头,九绝散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除非中毒之人自己使用内力,否则便没有什么伤人的用处。
但无论如何,沈落是受了伤的,顾临晏自然也看见了沈落脖子上的细长伤口。
见血封喉,沈落怎么还没死?
这是华懿心中的疑问,但顾临晏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这才掐断了话头。
两人沉默了片刻,顾临晏道:“那这九绝散可要紧?”
九绝散竟会不要紧?华懿心中惊疑,但见两人皆是平静,她只好又迈开了步子,耳朵却是认真地听着身后的动静。
沈落道:“不要紧的,我方才暗暗封住了几处关键穴位,这点量暂时还不足以要我的命,不过咱们还是得赶快回去……”
“师姐……”
沈落的声音低了几分,被顾临晏这么一喊,她又强打起精神来:“回朝露殿,半夏知道解药在哪里……”
说了这句最关键的话,沈落一点动静都没了。
“师姐……”顾临晏伸手搭了搭沈落的脉搏,随即他朝前头快走了两步与华懿并肩:“姑娘,还是我抱着吧,尽快回去要紧。”
华懿再怎么得力终究是一个女子,且受了伤,虽是男女授受不亲,但眼下沈落的性命更要紧些。
很快,沈落便转移到了顾临晏的怀里。
华懿是苏执的人,本是不想这师弟抱着自家的王妃,可这生死攸关的关口,她还开口纠结这个,好像不太好……
这样想着,华懿眼睁睁看着少年紧紧抱着沈落飞身朝着前头去了,她来不及多想,紧跟了上去。
……
按照那几人的功夫,虽是青霞坡来了好些人,但那些人要取沈落的命并不是十分困难,可是他们退得那么快,是在忌惮什么吗?
华懿站在朝露殿外头,朝露殿的大门紧闭着,她连进去的资格也没有。
平素虽是和半夏连翘几人渐渐熟悉了,但随着时日久了,华懿才发现,她们几个丫头似乎和摄政王妃早就相识,像是南戎的人。
而华懿是上殷人,也是苏执的人,无论平素多么亲近,到了这个关口,她们终究是排外的,她只能站在门外候着。
朝露殿里头只有半夏一个人,这也不是她第一次为沈落处理毒药,算是熟能生巧,她的手法快而细致。
沈落所说的所谓解药,也只是骗骗顾临晏和华懿罢了,只有半夏知道,这种剧毒哪里有什么解药,只是用蛊虫引毒罢了。
蛊虫算是一种特殊的毒药,不过是有生命力的毒药。比起那些或致命,或迷魂的药粉毒水,蛊虫不仅毒性更强,作用也更广泛些。
灭绝情爱,操控意志,活死人肉白骨,凡只要能想到的,蛊虫几乎都能做到,自然,蛊虫的反噬也是十分可怕。
古往今来有许多用蛊虫增进功力的,也有用蛊虫迷惑人心智的,但用了蛊虫的人,无一例外会受到反噬,早早殒命,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不惜铤而走险。
在蛊虫的应用上,唯有桑融人能将其益处发挥到极致,且能尽可能的减小反噬,这也是为什么桑融这个巴掌大的小国能在诸国角逐中存活至今的原因。